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丽江旅游 >> 风景名胜 >> 正文
  神秘的女儿国
 
关键词:泸沽湖,风景名胜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第一,世系按母系计算
  母系亲族的世系是以母系血缘关系为纽带的,由母系计算,即由祖母传给母亲,由母亲传给女儿,依此类推,无一例外。当地谚语说: “无男不愁儿,无女水不流”。 “生女重于生男,女儿是根根。”
  妇女在母系亲族中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她们关系到母系亲族的兴衰存亡。有女继承人,母系亲族就能存在和发展,否则,就面临绝嗣的危险。所以,人们对母系血缘是极其重视,谚语说:“妈妈的话好听,别人的话不要信”。“不是一条根,不是一个心”。这些话表明,它们以母系氏族为是非标准,极力维护着母系血缘的连续性,并排斥母系血缘关系,这正是母系氏族观念的一种表现。
  当母系亲族没有女继承人时,可以通过吸收养女加以难系。

  第二,每个亲族都有一个“达布”。
 “达布”一般由年长、有威信和能干的妇女担任,负责生产计划、劳动分工、财产管理、生活安排和宗教祭祀。“达布”没有特权,决定重大事情都与亲族成员商量。    根据对温泉乡瓦拉片17个母系亲族的调查,1956年民主改革时有14个妇女担任“达布”,其他3个“达布”由舅舅担任。忠实乡巴奇等6个村落88户摩梭人,有50户由妇女任“达布”,占总户数的55.6%;男子当“达布”有38户,占总户数的43.2%。
  母系亲族多半以某一代“达布”的名字命名,也有以地点或动物的名称命名的。人们对女家长、母亲有至高无上的感情,在民歌中多有反映: 在家里妈妈管事, 在外舅舅管事。 妈妈是抚养我的人, 一定要报答她的恩情。 没有自己的母亲, 如同失去了光明。 村里人对我说三道四, 惟有母亲最知道我的心。 不是生我的人说我一句, 我有三句话反驳他。 让我嫁到男人家, 我怎舍得母亲。 我找了第一个阿注, 应该征求妈妈的同意。 不能往火塘上吐痰, 不能在舅父面前说坏话。 山上以老虎最大, 世上数妇女最能干。 十五的月儿亮一天, 我们女人要亮一生。

   第三,实行亲族外婚制。
  最初是流行氏族外婚制。随着氏族的分裂和人口的增加,通婚范围日益扩大,但是还确保母系亲族外婚制。
  少年举行成年仪式后,即可结交异性朋友。一旦双方愿意,当天晚上男方就可去女方走访共宿,次日男子离开女方,回到自己衣杜劳动、生活,天黑以后再去女方居住。这种走访婚没有仪式,不受长辈约束,离异容易,变化无常。但是配偶双方必须是不同母系亲放或不同斯日的人。据调查,1956年民主改革前夕,永宁平坝乡1,749个成年男女中,实行走婚的有1,285人,占成年人总数的73.5%。其实不止此数,因为过其他婚姻生活的人,过去或现在都在一定程度上卷入过走访婚生活。
  走访婚以妇女为主体,以男子为客体。因此,一般说来,多系男子主动走访妇女,彼此比较平等。在两性关系上,也是很开放的。我初抵泸沽湖时,群众对其性生活是保密的,后来交了不少知心朋友,谈起性生活也就不保密了,反而谈得很彻底,连对我们也敢于评头论足了。有一位老人说:“你知道人家背后怎么说你们?”我说:“别客气,说吧。”他说:“人家说你们骡子,是阉了的马!”我笑了笑,他又说:“我们摩梭人,小孩长到十三岁,穿了裙子,人能跨过竹背篓,就可以找阿注了,但是必须找外姓人,他们可没有汉人那么多规矩。”这位老人一席话,实际讲的就是血缘外婚制。 第

   四, 子女随母不识父。
  因为实行走访婚,男子夜来晨去,双方经常离异,所以子女不知其父,或虽知而不认其父,由母亲抚养,生父对子女无抚养的义务。由于父与子是两个亲族的人,“不是一家人”,关系就更加冷淡。两人相遇,有如陌生人。尽管有些母亲知道子女的生父是谁,但由于子女与生父不在一起生产、生活,生父晚来晨去,与父亲相处时间较短,子女难以知道自己的生父。而且,生父又不承担抚育子女的责任,他们对子女漠不关心。记得有一起儿子打老子的故事。开基有一位赶马人,由于经常到外地,接受不少新生事物,其中对汉族的男娶女嫁很欣赏,回到家乡也极力想认自己的儿子。经过仔细考察,在某家发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认为是与某阿注所生,并异想天开地拉拢这个男孩。   他对男孩说:“喂,有空到我家玩。”男孩没加思索就答应了,但是到时候他并没有赴约,令赶马人大失所望。但赶马人并不死心,又对男孩说:“喂,上次约好了,你怎么没去呀?“男孩拍拍头,不好意思地说:“哎呀,忘了,明天我一定去。”第二天,赶马人连工都没出,可见望子心切,一直等儿子来访,还准备一些礼物,但是到天黑还没等来。第二天,赶马人急了,又找到了男孩,他没等男孩解释就说:“我请两次了,你都不来,太不够意思了,你应记住:我是你的父亲!”男孩一听就火了,厉声厉气地说:“你不要胡说八道,谁是你儿子?我没有父亲,你再胡说,我可要打你了。”男孩一听,使赶马人碰了一鼻子灰,再不敢吱声,灰溜溜地吓跑了。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子女随母不识父。
  对于一个母系亲族来说,子女既属于妇女所有,也属于亲族集体所有;舅舅无子女,因为他们的子女归其女方的亲族所有,不算自己亲族的成员。
 
  第五,集体占有财产。
  解放前,每个母系亲族都是封建领主统治下的一个社会细胞,又是向领主提供劳役、贡赋的单位。但是,在母系亲族内部,还基本保留了原始共产制的经济:房屋、牲畜和工具等财产,属亲族集体所有;有公共仓库,实行集体劳动,共同消费;公有财产按母系原则集体继承,个人无权支配。
 
  第六,舅权突出。
  在摩梭人母系制的条件下,舅权是很突出的,尤其是在丧葬活动中更加明显。   在母系大家庭内,舅舅是男性的代表,当女子出嫁而死在夫家,舅舅则代表家庭去交涉。舅父披着毛毯、腰挂长刀、带着祭品而来。外甥们听到舅舅在远处放的炮声,都得走出家门,脱帽叩头,迎接舅父的到来。
  舅父到来后,照规矩要说一些气话:“我的妹妹(或姐姐)前两天还好好的,没有听说病痛,怎么会突然死掉?是不是你们虐待了她?”并且要像征性地挥舞长刀在门槛上砍三刀,以此发泄心中的愤怒,外甥们需求舅父息怒,并以上宾接待。舅父站在门 口,把长刀扛在肩上,唱起挽歌,唱完歌把披毯披在死者身上。

  第七,实行共居制。
  母系亲族都有一个庞大的院落,由一栋或四栋房屋组成,类似四合院,正房一屋,较大,分正室、上室和后室。东西厢房和门房为二层楼,上层住人;下层饲养牲畜,贮存柴草。
  老年妇女和少年住在正房的正室内。这里也是集会、共餐的地方。老年男子住在上室里。每个已婚妇女都有一个单独房间,称为客房,一般设在东厢房和门房上层。由于过走访婚生活,婚龄男子都在其他亲族家过夜,在本亲族的住宅内没有成年男子的专门房间,偶尔无处可宿时,可在院内的草棚过夜。然而,这是受人歧视的。只有到了老年以后才能回到上室住宿。
  母系亲族住宿实行共居制,房屋较大,分为两部分:一是供母系亲族公共活动的住处;一是供群婚或对偶婚使用的住处。
 
   第八,有公共墓地。
  母系亲族的成员,凡是正常死亡的,都实行火葬,把骨灰放在麻布口袋里,送到坟山上去。凶死者实行土葬。
  相传过去每个氏族都有一个公共墓地,后来由于氏族关系松驰,母系亲族墓才发展起来。亲族墓地较小,多选择在石岩下或树洞中。骨灰袋按辈分、性格排列,老上少下,女右男左。这种划分与死者生前在火塘附近的座次一模一样。经过若干年以后,人们往往把散乱了的骨灰堆积在一起,形成不分辈分、性别的合葬坑。墓地是按母系血缘组成的,配偶双方不葬在一起。夫妻合葬乃是父权制的产物。

  第九,公共祭祖。
  每个母系亲族都有自己的祖先,以火塘上方的锅庄石为代表,没有偶像崇拜。
  传说祖先死后就回北方去了,但灵魂还经常回来,住在锅庄附近。每日三餐,由“达布”先向祖先献食。逢年过节,由达巴将祖先请回来,杀猪祭祀。用猪血染红十一根树枝,九根放在房顶上,树枝的尖朝北方,另两根丢在房子后边。习惯认为,这些红色树枝是祖先归来的路标。
  有些祭品要丢在野外山坡上,让老鹰吃掉,如没有被吃,则要另选吉日再祭。其他食品由母系亲族人共食。

来源:束河古镇网 日期:2007-8-8

关于〖神秘的女儿国〗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