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丽江旅游 >> 风景名胜 >> 正文
  云杉坪的传说
 
关键词:玉龙雪山,风景名胜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山和谷会谈恋爱的古时候,玉龙山下有一对钟情的人,男的名叫阿若,女的名叫阿命。阿若和阿命到了风云产区会酿雨水年龄的时候,他们在火把梨成熟的季节里悄悄地相爱了。火把节里播种下的爱情种子,也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天有不测的风云,阿若和阿命的自由恋爱,他们企求的不是结成白头偕老的夫妻,而是盼望着上玉龙山情死国里去情死,去过死后永远不衰老的恋人的生活。纳西族民间也有谚“情死一世,胜过坐三世皇帝”。阿若和阿命的自由恋爱,也违悖不了这个古老的规矩。他们对着圣洁的玉龙雪山剪下了一绺头发,虔诚地烧燃了合心香,也互递了信用的“尤吾”。(尤吾为爱情信物)相约在火把节里双双上玉龙情死国里去情死。
  到了六月火把节,阿若和阿命将五月缠下的五彩花线手箍解下来焚进火把火里,阿命却上玉龙山赴情死的约会了。可是阿命从太阳偏西等到三星没落了,仍不见阿若哥哥赴情死的约会。老林里的白鹇鸟叫过头遍了,东山垭口泛起了太阳睡醒的一抹光亮,阿命仍不见阿若哥哥赴情死的约会。难道是阿若他失了信约,背叛了爱情的山盟海誓,或是他的爹妈发现了阿若情死心思的疑景,关在木楼上呢?白鹇鸟悲伤地叫过第二遍了,东方的天际抹白了银色的光亮。太阳是女神,等待太阳出来的时候,女神会耻笑胆小的女人。阿命想到这里,她拔下草乌毒药酒的瓶塞,嘴巴对着瓶口兜底喝了三口毒药酒。阿命神情安然地梳理了一下头发,她手捧着情死索,慢慢走近一棵情死树,她将情死索拴到了情死树上,挽了下勒脖子的绳扣,阿命对着玉龙山下的村寨说:“阿若哥呀,我先走了。”阿命情死在情死树上了。
  阿命情死了,阿若他不是背叛爱情的失义人,是他的阿爸发现了阿若情死的疑景,他把儿子关在木楼上,才造成了阿命孤身殉情的悲剧。阿命殉情死了,她的纯洁的尸骨焚化了,化成了一缕洁白的白云袅袅地飘浮到玉龙山顶去了。阿命残情悲剧的谣言变成冰冷的时辰,阿若的阿爸暗忖:姑娘殉情死了,活着男人的情思也被扯断了,蝴蝶不见鲜花会忘记采花的欢乐,恋人死去了,火热的情火也会熄灭。阿爸收上的忧虎也慢慢熄灭了。他把阿若从木楼上放了出来,阿若又一次执起了牧羊的鞭子。
  一天,太阳刚从山谷里睡醒的时辰,阿若赶着羊群向雪山牧场走去。太阳落山了,晚霞抹红了玉龙山顶的时候,阿若的羊群才赶拢雪山牧场。牧场上的青草依旧青青,淌过牧场的小溪水照样晶莹,阿若和阿命常靠的杉树仍旧挺拔,可是看不见了姑娘熟悉的倩景。山鸟慌惶地朝着老林落宿了,阿若也悲伤地走向牧棚,他落了盘缠,点燃起了牧棚里的火塘火。突然,从对面的杉树林里,传来了一声“阿哄哄”的呼唤声,阿若听了山里寻伴的呼唤声,难道山里也有放羊人落宿吗?阿若惊喜地走出了牧棚,冲着夜色浸染的老林,也喊起了“阿哄哄”回应声。随着呼唤声出现了一群身着白裙子的姑娘,这群姑娘像一堵白云,悠悠地朝着阿若走过来了。阿若瞪大着眼睛看着这群姑娘,怎么身着白裙子的姑娘为何看不见她们的头颅。这不是,它是一群情死鬼,是找阿若索命债了。阿若浑身骇出了一身冷汗他慌惶地跑了回来,开了关羊群的栅栏门,一头钻进羊群里躲藏起来。这群身着白裙子的情死鬼,知道阿若躲藏在羊群里,走近棚栏边,羊群看见了情死鬼,咩地一声惊骇了,情死鬼接近不了阿若(据传鬼怕羊群)。夜色抹黑了黑山洁白的脸,情死鬼们在杉树林里烧起了绿莹莹的篝火,在蓝幽幽的火光的照映下,阿若突然看见了一个神奇的事情,发现密麻麻的杉树林朝着四面隐退了,环着绿色的篝火出现了一块坦展的草坪,情死鬼们嘻笑着,环围喷吐蓝焰的篝火,跳起了“阿蒙达”歌舞,舞 圈里有着阿命熟悉的舞姿,时而情死鬼们又环着篝火弹起了口弦,弦音里也有阿命钟情的弹弦声,歌声和弦音里诉说着阿命失了伴侣的苦衷,也谴责着阿若对爱情背叛的怨恨,是阿命向阿若来索取情死的欠债了。
  雪山起冷风了,三星西斜了,杉树林里的白鹇鸟啼叫了,阿若看见这群情死鬼倏地隐遁了,太阳光很愉抹红了雪山的脸盘,一夜被情死鬼们闹腾的杉树林又沉入寂静了。阿若从羊群里慌惶地爬了出来,看见昨天杉树林里密林如竹林的地方,今晨却出现了一块坦展的坪场。阿若面对着情死鬼的坪场上踩出舞圈的印迹,他也说不清是心有内疚,还是思念殉情的恋人。阿若呆呆地坐在坪场的中央,突然阿若的耳畔传响着爱神尤主阿注和格图喜卦诱逗青年男女的悦声愉音:“请到不耕耘泥土会发黑,不撒种籽禾苗会发绿的乐土来吧;没有吸血的蚊子,没有吃肉苍蝇的乐土来吧;红虎当乘骑,马鹿当耕牛,雉鸡当晨鸡,狐狸当看家狗的情死国来吧,来喝高山清泉水,来吮花树上的蜜露水,来挤神母牛的奶浆,裁一件衣裳永世穿不烂,活着永远是青年不会变衰老的情死国来吧。”阿若听了爱神的一声幻化百声千音的悦音愉声,他的内心禁不住泛起了深沉的孤独的忧思,心上泛起了一缕厌恶凡尘俗世的情思,他向往着乐土的快乐,神志恍惚地从坪场上走出来,喃喃自语着:“阿命妹呀,等等我,哥也来了。”
  阿若忧伤地走到杉林里,他选择了一棵枝干虬龙的老杉树,把勒脖索子挂在树上,阿若也殉情死了。阿若殉情死了的那棵情死树,也是阿命殉情死的那棵情死树,两个情人先后吊死在一棵情死树上,他们到雪山情死国的乐土去团聚了。
  从这以后,对这块抱在玉龙大雪山怀里的青草坪子,人们称它为游抚阁,每年一到六月火把节,纳西族的青年男女,捧着爱神的具像,到游抚阁(坪)祭祀爱神和情死鬼。凡纳西青年男女相约殉情了,殉情者得上游抚阁(坪)情死,或选一棵朝雪山的情煞费苦心树殉情,这样情死者死后方能到雪山情死国里,也才会得到爱神的收留。记不清这方抱在玉龙雪山怀里,四环杉树拥抱的情死鬼们开辟的神奇歌场(游抚阁)何年何月改为云杉坪了。古老的纳西人只知道玉龙山的怀抱里,有一方杉树林环围的拥抱在雪山怀里的神秘的“游抚阁”。

来源:束河古镇网 日期:2007-8-8

关于〖云杉坪的传说〗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