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丽江旅游 >> 风景名胜 >> 正文
  淌过四方街
 
关键词:丽江古城,风景名胜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丽江古城荣膺“世界文化遗产”后,四方八面的游客接踵而至。
  金秋时节,我踏上这片倾慕已久的土地。拜访古城,不管王公跺族抑或平民百姓,一律步行。没有汽车噪音,没有单车的冲撞,青石板铺设的街巷,在足意的声声叩击中,诉说着沧海桑田,世事更迭。漫步古城,轻松消遥。古城风景,最引人入胜的当数潺潺流水。玉泉河的若干支流,叮叮咚咚,穿街走巷,仿佛一群天真活泼的顽童,一直位在左右。
  建于南宋末的丽江古城,300多座大小不一的石桥、石板桥、木板桥,像一根根项链,将花红柳绿、鸟语墨香的纳西人家串连于清波之间,轻描淡写中展现出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境。宛若伏羲八卦的街巷,典雅中折射文化。匠心独运的纳西祖先筑城时摒弃围墙,以四方街为主要通道,莫不是以此告诫子孙不要闭关守旧,不要围困自我?我不禁想到两个奇妙的现象。“文革”时全国各地相继竖起了高大挺拔的毛主席塑像,后来又相继消失了。而丽江红太阳广场的那尊毛主席塑像仍庄严雄伟地几立在天地之间。另一个奇妙的现象是,藏传佛教从西藏传入丽江被纳西族吸纳后没再往内地传,汉族佛都从滇西传入丽江也被纳西族吸纳后没有再往外传。纳西人心中有杆秤,不附庸风雅,不盲目随从。源远流长的东巴文化享誉西方,空灵飘逸的纳西古乐远渡重洋,人数不多的纳西族却有200名具有高级职称的学者。文化是一个民族创造力和生命力的源泉,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慧根和支柱。
思绪如水,牵动我深入古城。
  环绕街巷的泉水在一个个岔道欢快地交汇,继而又激荡着各奔前程。是街巷分流了泉水,还是泉水划开了街巷?我选择一条泉水跟踪而行。殊不知,这个调皮的顽童拔脚闯入院落,抛下我孤零零立于空巷,忽然听见嘻嘻哈哈,原来调皮的顽童腰身一扭,闪出门庭,嘻笑着,奔跑着,欢呼着: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跟随泉水,踅进一户人家,主人递过草墩邀我入座,沏杯清茶让我憩,没有因陌生人擅自入室而见怪,没有嘘赛问暖的客套,珍视每一镒相遇相识的情缘,营造出他乡遇故人的亲和、友善,缕缕温馨与袅袅茶香,交织升腾。鹅卵石镶砌的院心,清风拂动的垂柳,垂柳上悬挂的鸟笼,鸟笼里鸣唱的画眉,还有花台上色彩纷呈的花草,诗情画意,恍惚中,人已坐进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
古城许多人家夜夜枕着空屋而过的泉水入眠,谛听泉水弹奏高山的执著、冰雪的坚韧,一代代纳西人由此陶冶出泉水般清纯的性情。古城的纯洁和优美均得益于水。
  位居“茶马古道”、起源于商繁荣于商的古城,主营庄稼活产品的新义街、土特产品的五一街、民族服饰的七一街、文物古董的新华街、民族小吃的光义街、铜器银具的四方街,纵横交错,琳琅满目。青瓦白墙木结构的店铺内,面呈慈祥的训主少有商人的势利奸诈。徜祥古城,不会遭遇纠缠你兜售生意的商贩以,也不会听到推销商品的吆喝。
  老大妈们端个草墩聚在雕栏刻柱的房檐下,捻麻线,纳鞋底,唠家常,不时轻唤一声,将跑开去的毛孙儿招回膝前。鹤发童颜的美须公,伸手沾沾门前流泉,然后朝脚前一盆盆文竹、兰花、月季弹开手指,酒出一串晶莹的水珠。偶尔,从小巷深处飘来悦耳的纳西古乐,一颗颗珍珠般的音符,跳进泉水,激起一朵朵亮丽的惊喜。
  本世纪40年代初到丽江生活过9年的俄国人顾彼得写过一本《被遗忘的王国》,其中《纳西人的音乐美术及闲暇时光》一文说:“纳西人不但谙熟音乐,而且不少人毕生爱好绘画艺术,花鸟是他们最喜爱的主题之一。随处可见的是用浮雕和绘画装饰的门窗、天花板,堪称艺术宫殿般的民居。纳西人并非为名利而画,仅仅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对美的追求而已。”顾彼得感慨万千地说:“时间,在纳西人眼里是一位文质彬彬的良师,一位值和信赖的朋友。”
  当竞争激烈的都市人忙得什么都有却没有时间,当贪得无厌的市侩究得什么都没有却只有钱,丽江古城居民与清悠悠的泉水相依相伴的这份悠然恬淡,流露出享受时间的幸福,拥有平和的富足。欣羡之余,不禁心自问,滚滚红尘,忙忙碌碌,究竟想得到什么?古人云:“水尝无比,相荡而面涟漪。石本无火,相击而生灵光。”大江小河,最终都向东而去。东方,迎接太阳面向光明的方向。倾听生生不息的泉水,感悟人生的悲欢离合,民族的兴亡盛衰,是啊,只有流动,才不腐朽;只有前进,才能超越自我。

来源:束河古镇网 日期:2007-8-8

关于〖淌过四方街〗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