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人文古韵 >> 茶马古道 >> 正文
  茶马古道之丽江
 
关键词:束河,人文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唐宋以来,在祖国的西南边疆,出现了一个被后人称为茶马古道的贸易通道,它是继南方丝绸之路之后,在祖国西南边疆出现的又一贸易通道。它不同于南方丝绸之路的时通时阻,一出现便因“西线无战事”,始终保持了畅通。它兴于唐宋,盛于明清,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二战”中后期达到辉煌。丽江古城是这个贸易通道上的重镇,以纳西族为代表的丽江人,在这个贸易通道的产生、兴盛和走向辉煌的漫长历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茶马古道首先起源于我国唐宋时期的“茶马互市”。那么,什么是“茶马互市”呢?

    我们知道,藏族同胞的日常饮食以肉乳糌粑为主,喜欢喝酥油茶。茶叶富含维生素,具有芳香提神、助消化、解油腻等功效,是藏民的生活必需品,但藏区过去基本不产茶。而在祖国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的骑射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骡马,但供不应求,且少良马,而藏区和川、滇边地则产良马。于是,具有互补性的茶和马的交易即“茶马互市”便应运而生。先是有甘肃天水的茶马互市,到了南宋时期,这个市场已因战争而萎缩,以广西邕州(今南宁)为代表的“岭南马市”则代之而起。这样,藏区和川、滇边地出产的骡马、毛皮、药材等和川滇及内地出产的茶叶、布帛、盐和日用器皿等等,在横断山区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流动不息,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日趋繁荣,后人就把这些以茶叶和骡马为代表的商品交易通道称为茶马古道。


    在这些茶马古道中,以以下两条最为著名。一条是川藏线:雅安——泸定——康定——巴塘——昌都——洛隆——拉萨;另一条是滇藏线:西双版纳——思茅——普洱——大理——丽江——中甸——德钦——察隅——邦达——林芝——拉萨,这条线上的丽江,则具有较为特殊的地位。

    据洪迈《容斋随笔●续笔》卷五说,宋时南宁市场中骡马交易量,“岁所纲发者,盖逾万匹”。范成大的《桂海虞衡志》载“南方诸蛮马,皆出大理国,唯地愈西北,则马愈良”。时属大理地方政权的丽江和川西南地区是纳西族的聚居区,盛产“丽江马”和“笮马”,范氏所说的蛮马中就有相当数量的“丽江马”和“笮马”。到了明清时期,茶马互市更加活跃。据统计,光是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销往西藏的滇茶就有三万担之多。据《徐霞客游记》记载,明时的丽江古城已有“居积番货为业”者。乾隆年间又出现了和瑛等商户,到清末时,又出现了杨恺、王树桐、李鸿耀等自养骡马百余匹的商户。那么,这样一条重要的贸易大道,为什么名不见经传呢?其一,它偏居西南一隅,且基本局限于国内的民间贸易;其二,因是马帮运输,线路长而运量小;其三,由于古代的民族歧视和地域歧视,蛮荒之地的蛮夷所为是不可能引起朝廷的足够重视的。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二战”中后期,情况就发生了大的变化。


    当时,先是我国的沿海通道被日军封锁,国际援华物资和我国可数的一点出口货物就只能从缅甸沿滇缅公路出入。日军占领缅甸后,这一通道亦被阻断。于是,传统的茶马古道又再度繁荣,并继续延伸,从拉萨向南,经江孜、亚东等地入锡金,下印度,直达噶伦堡,成了一条真正的国际贸易通道。在这条大道上,除了传统货物以外,卡叽布、香烟、毛毯等等也在骡马背上和牦牛背上源源输往国内。运输规模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期,沿途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山间铃响马帮来。据估算,当时每年来往于滇藏线茶马古道的货物约有25000驮,其中到丽江的约有10000驮,按每驮120市斤计算,即合120万市斤,茶马古道和丽江古城的繁荣由此可见一斑。;   说到丽江,说到以纳西族为代表的丽江各族人民,他们与马、与茶马古道似乎有着一种天然的不解之缘。在一定意义上说,丽江古城是起于商,盛于商,一部纳西族的历史,就是一部牧马、骑马、赶马、养马的历史。


    春秋战国时期,纳西先民从祖国的西北,一边游牧一边南下,汉晋以来到清朝前期,纳西族从一个游牧民族逐渐演变为一个定居农牧的民族。战时,他们跟着统治者骑射征战,平时则种地打猎和放牧马牛羊。唐宋以来,他们又以无可比拟的优势进入茶马古道,推动了祖国西南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那么,丽江及纳西族的优势又表现在哪里呢?

    一、区位。丽江东接川蜀,南邻大理,北望藏区,为丽江古城成为茶马重镇提供了优越的区位条件。而且,从丽江往北即进入藏区,即从我国地势的第二级阶梯进入了第一级阶梯,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均有了大的变化,丽江古城自然地成为一个重要的物资集散地。加上丽江的银、铜矿开采历史悠久,银、铜器皿的制作久负盛名。丽江银器和丽江铜器都是藏族同胞喜爱的生活必需品,所以成为北运的重要商品。   二、纳西族。纳西族和藏族一样,是茶马古道的主力,这跟纳西族的民族特征密切相关。纳西族和藏族同属藏缅语族,有着共同的文化渊源。两千多年来,纳西族不论是从祖国西北河湟地带向南迁徙的时期,还是后来的定居农牧时期,纳、藏两个民族的生活地域始终相连,所以文化交往相当频繁,关系十分密切。例如纳西族的东巴教和藏族的本教、藏传佛教就有相互影响,纳西族创世史诗《创世纪》中说从忍利恩的三个儿子,老大是藏族、老二是纳西族、老三是白族,还有两个民族的服饰如坎肩的样式和用料的相似等等,都说明了这一点。纳、藏之间也有过局部的战争,也有过统治者对对方民族的统治,但这毕竟只是短暂的插曲,而且这种战争和统治在客观上也促进了文化的交流。纳西族还有一个被藏胞认同的特殊优势,那就是,他们既不失藏胞的热情豪爽和诚实守信,又具有从商所应具备的随机应变能力。因此,纳西族与藏族一样,成为茶马古道的主力是理所当然的。另外,纳西族也爱喝酥油茶,这既跟纳西族的历史有关,也跟纳西族在茶马古道上与藏族同胞的长期接触交往有关。


    三、丽江人。茶马古道的凶险难行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丽江到拉萨仅约1500公里,往返一次却需近半年,许多地方天寒地冻,山高水急,没有人烟。清代纳西族诗人牛焘就有“野炊正愁无薪刈,羸马苦饥啮寒毡。跬步咫尺人鬼异,于斯寄命徒苟延”的诗句。赶马人的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和道路上的匪兽频仍等等,也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丽江人长期生活在横断山区的高原地带,有着特殊     的适应高海拔环境的能力,又有丰富的养马、使马经验。艰苦的生活以及弱小民族求生存、求发展的心理,造就了丽江人,包括纳西族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优良品质,加上利益的驱动,丽江人勇敢地踏上了茶马古道。


    四、“丽江马”。由于丽江自然条件的优越和纳西族在养马历史中的优胜劣汰,逐步培养出了独具优势的“丽江马”。传统的“丽江马”,体格短小粗壮,行动机敏,性情温顺,行走于高山峡谷而灵活平稳,驮载量常超过体重的三分之一。1937年后出现的改良马,体格增大,适应力和工作能力又有提高,这些都使它们成为茶马古道上理想的驮马。这也是近百年来丽江的七月骡马交流会上,省内的和华北、华中的购马客商趋之若鹜,骡马交易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

    到了“二战”中后期,丽江古城里的商号和马帮数等迅速增加。据统计,当时马帮商号就有30多家。其中,本地商号的骡马数,“仁和昌”有180多匹,“达记”有300多匹,“裕春和”竟有600多匹,这些商号的马帮真像人们所形容的,“头骡已进丽江城,尾骡还在黄山哨”。此外,鹤庆帮的“恒盛公”、喜洲帮的“永昌祥”,腾越帮的“茂恒”,藏区帮的“铸记”也在丽江设了商号,开展马帮运输。


    茶马古道的辉煌也带动了相关行业的发展和市场的繁荣,出现了玉龙旅马店、瑞春旅店等二十多家旅马店,而缝制和出售垫子、藏靴的,加工和出售炒面、酥油的,打制和供应马镫、马掌的作坊和门店等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甚至出现了专为马帮服务的卖草场等等,商户总计已达1200多家。难怪有关专家把丽江古城的辉煌称作是“马蹄踏出的辉煌”。

    今天,茶马古道的辉煌已成为过去,山间铃响马帮来也早已被嗽叭声声汽车来所代替。但是我们不能忘了,茶马古道文化(或叫马帮文化)是丽江古城这个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文化之丰富,是别的茶马古镇都望尘莫及的,是丽江又一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值得挖掘、整理和保护,用以丰富丽江古城的文化内涵,并用以激励后人,以马帮精神,再创丽江的辉煌。

来源:束河古镇网 日期:2007-8-7

关于〖茶马古道之丽江〗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