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人文古韵 >> 纳西古乐 >> 正文
  东巴唱腔的功用及内涵
 
关键词:纳西古乐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东巴唱腔的文化内涵不仅表现在其唱词中,同时还表现在其仪式活动中。东巴教中的仪式较多,但是较多音乐形式(如唱腔、跳神乐舞等)的仪式都不同。可以说,东巴唱腔音乐形成伊始更同东巴仪式密切关联,并起着诠译仪式内容,连接仪式程序的作用。如祭天仪式、祭术仪式等,都以唱腔贯穿始终。而祭风仪式更成了东巴祭司演示东巴唱腔的最佳场合。

  祭风仪式纳西族语叫“核拉勒扣”(后文简称“核仪”),其汉语可译为“祭祀”,超度非正常原因而死亡者的游魂的仪式。虽然正常死亡与非正常死亡在东巴经中本着严格的介说,但就普通而言,凡寿终正寝以外的各种死亡,诸如病死,凶死(天灾人祸与战争死亡),自杀等,均属非正常死亡。“核仪”就是最常此类,特别是为殉情的男、女青年而举办的仪式,以下便是一次“核仪”的真实笔录。

  “核仪”对于外族人来说永远是个禁区。他们不被欢迎参加此类仪式的理由很简单,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笔者作为本族一员,曾参加过此类(复原)的仪式,并特准录音与拍照。后文即是根据此次仪式的录音和记录稿整理而成的。

  此次仪式举行的地点被选到了“汝恒坪”(丽江纳西族山区一村名)。主祭东巴司中年龄最小的已近七旬,最大的接近九旬。

   敦请仪式之后,东巴们开始了驱风流鬼(即超荐死者)的仪式。此种仪式主要以东巴舞的形式表现。东巴祭司头戴五佛冠,手拿板铃和法器(牦牛尾巴或刀、箭等),严格按照鼓点合着板铃来回在道场内穿梭砍杀,狂放诅咒。随着时间的推移,东巴祭司的此种诅咒声渐渐与冗长并带有浓重颤音的东巴唱腔相衔接。此类唱腔通常以五字律为基础周而复始地唱诵着简单的旋律,但简单的旋律并不意味着唱诵的内容也简单。比如《鲁》就长达千余迁,最后唱久咪姬和羽勒排双双殉情。此外,祭祀仪式中,还需唱诵“达拉乌莎咪”。

  “ 达拉乌莎咪”传说是风流鬼主。她的泥塑像被供奉在祭风道场最显眼的位置上。

   敦请仪式完成后,需要祭献种类牺牲。按古老的规矩,牺牲最好是黑色的。通常的牺牲是一只黑羊、一头黑猪、二只黑鸡(无黑色可用其它颜色替代)。鸡的牺牲往往是最为痛苦的,因为它们通常被吊死,以示替代缢死的殉情者。

   在东巴祭司的板铃伴奏下,东巴们围绕“风流树”(即大、小祭风树)来回狂舞,左砍右杀,仿佛置身鬼群。他们的脚步前后交替,忽左忽右的跨步仿佛呈现出对一种恶魔的惧怕。直到一声锣响之后,一面自制的羊皮鼓和单面钹开始了有节奏的敲打,东巴胶也念念有词地重复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得并听得懂的咒词、咒语,开始了招魂超度的仪式。纳西人不仅信奉灵魂不死,还坚信男人有九个灵魂,女人有七个灵魂之说。所以,丧葬仪式中的数字多与七、九相关。祭司们首先吊死二只黑鸡(一公一母),并在它们行将断气前举行了“萨沙扣”仪式(即将早已准备好的“衔口物”硬性塞入鸡嘴)。据说,这对鸡能代替死者在临气之前叩开通往天国的大门。当然,东巴祭司们也知道,他们充其量只可能将此类灵魂送到天国与人间的交合地带。另外,据说这么做能彻底割断死者与人间的关系,以使“情死鬼”(即“风流鬼”)不会再返归作崇家人和其他人畜。此项仪式中东巴祭司还必须跳“弓箭舞”,以示射杀妖魔鬼怪,以示为殉情者扫清路险恶。

  仪式结束后,全体参加丧事的人员均被主办人家以宴酬谢。此时的气氛可以说与红事(婚嫁、祝寿等)别无一致,大家谈笑风生,似乎不是参加葬礼,而仿佛是在参加其它社祀活动。
  总的看东巴唱腔音乐中有关殉情音乐的产生与纳西放的殉情现象密切关联。笔者认为,纳西族殉情现象的形成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汉文化中封建(包办)婚姻制的传入并被纳西人所接受;二是纳西人历史延存的豁达生死观与相对愚昧无知心理。对其进行全面考查与研究的目的,是想通过此种余存的殉情现象,探讨人类婚姻制度的历史演变的全总过程。

来源:束河古镇网 日期:2007-8-7

关于〖东巴唱腔的功用及内涵〗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