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人文古韵 >> 手工艺术 >> 正文
  木牌画
 
关键词:手工艺术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纳西先民共设计出了30多个不同的祭祀活动,以解决种种他们认为必须解决的问题。在这些仪式中广泛地使用着一种原始的绘画形式,即在一各简单制作的木牌,被竖在祭场四周,东巴祭司们时而跪拜于木牌前,诵经文、献酒茶、奉上热血鲜肉。时而又在木牌前跳神弄鬼,吹号角举刀枪,劈碎木牌抛向远方。这样的绘画形式,是纳西族独有的。
    
  这种木牌,还是纳西族最早的文字载体。今天人们,可在一册册的破旧古籍中,看到一种原始古怪的图画象形文字,古籍所用的是一种自制的土纸。然而,这种土纸产生较晚。桦树皮、牛羊皮也曾被作为载体,承载过纳西族古老的文字与优美的图画。可这些载体,在历史的进程中,被无情地淘汰了。
    
  而木牌这一原始的载体,却被沿用至今。纳西族的图画式古文字,称之为“森究鲁究”。“森”为木要,“鲁”为石,“究”为痕迹,即木石之上的痕迹。可知,东巴文最早是刻写在木石之上的。
    
  纳西族原是古羌人的一支,以游牧为业,居于祖国西北地区,是逐步承受畜南迁至云贵高原的。纳西族的“鲁究”,是刻写在石壁或石块上的符号或图形。仅在四川省俄亚纳西族自治乡发现过这样的石迹文字。
    
  俄亚的纳西人家,把这些刻有古字画的石块悬挂于人畜居所,主要起避邪作用。。石迹文字至今仍有保留,但为数实在太少。从全局观之,石迹文字早已下场去了。原因是纳西民族随畜迁家园,石块沉重,不便携带,到了新居地,重新刻写又极为困难。故古时纳西人的“鲁究特恩”(石迹文字)早已遗弃于千万年前的先民牧马狩猎之所。我们怀疑,中国西北部发现的大量古崖画,其中必有部分是纳西先民的作品,只可惜还无实地考查报告加以论证。
    
  纳西族的石迹文字,很难寻觅,但木迹文字却至今仍在使用。大量的祭祀木牌便是物证。得以延续的条件是,刀斧在手、树木在旁,制作木牌极为便捷。木牌画多为随用随制,用罢弃之。一般在做仪式前几日内,由擅长绘画艺术的东巴们绘制,高手可日绘十块。小的祭祀仪式,东巴们上午绘制,下午便可举行仪式。
   
  古老的木迹文字,原始的木牌画为何能抵挡住红张的冲击,而立于不败之地呢?原因还在于它大量东巴仪式中的不凡表现。东巴教属原始自然宗教,信万物有灵,认为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中的万事万物,皆有不可战胜的神鬼主宰着。他们能做的只有祈福驱灾一件事,故而,东巴的祭祀仪式繁多 。边远贫困山民的自然性宗教,既无雄伟的教堂宙宇,又无庄重的牧师活佛。他们只能在简陋的家里或丛林中,请来正在牧羊或锄地的山野长者,操办一个了结心愿的祭祀仪式。
    
  圆木垒成的木楞房是纳西先民的房屋,屋顶的瓦是数以万计的薄木片。从房顶抽些木片,草草地砍成木牌形,刨平,所要祭祀的神鬼被绘在木牌上,威严可敬的神灵、舞爪张牙的鬼魔,使祭祀参与有直观的感受。神牌插竖于神坛,鬼牌插竖于鬼寨,彩绘着无数鬼神的木牌林立祭场,顿时使人产生恐怖,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笼罩着每一位参与者。很快地达到了足以使东巴祭师与操办仪式主人心满意足的效果。东巴教的木牌画,就这样得到祭司与民众的喜爱,世代沿习,留传至今。在中甸县白地乡数万人赖以生存的重要泉眼之一旁边,木牌密集地插竖于泉眼的四周,至少我人可以看到十分旧的、较旧的,新的几类木牌,证明每年都有新的木牌插于此处,在我们进一步对当地人作查访时证明了这一点。这是古老 的木牌画至今存在于民间,存在于生活的真实依据。
     
  泉眼所溢的清流内,含有极高的碳酸盐,流出50米 之后,水中碳酸盐逐渐沉积,形成乳白色钙化体。方圆百亩的半座山皆成琼壁银川,层层叠叠又酷似万顷碧玉般的梯田,文人墨客便赠以仙人遗以仙人遗田的雅号。能铸造如此奇观的泉眼,在百姓心目中视为圣泉,故插木牌、贡食物、叩首跪拜之风长盛不衰,以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非常时期也不例外。泉边木牌是用生长于江边灌木丛中的梭莓树做成。梭莓树干一般只有杯口粗细。剥皮后,一剖为二,可做两件木牌,在去皮后的半圆形一面作面。所画多半是自然神的形象,东巴教中有一类称做“署”的神灵,是自然万物的主宰。传说人类与自然神“署”是亲兄弟,后来才分的家,山崖河谷、草木百卉、飞禽走兽、鱼虾蛇蛙皆属自然神所有,可耕地劳作的坝子,已通人性的家禽牲畜属人类所有。人与自然互助互爱,各谐相处。可是到后来,人类频频进山伐木射猎,毁坏草场开垦土 地,捞鱼摸虾污秽水流,上不能让飞禽异鸟自由飞翔,下不能使 鹿獐于草甸花丛漫步。这一切胡作非为,气恼了自然神灵,上降冰雪狂风,下起洪流波涛,虎豹残牛羊,豺狼食妇孺。人类已无存身余地。幸有神灵调停,双方和解如初,祭祀自然神的习俗自此延续。一类为神牌,绘制各种神像 ,对木牌的制作相对 要好得多,绘画较细致,并彩以多种颜色,显得既威严又美观。第二类为鬼牌,做牌粗糙,绘画简单并不予以彩色。东巴们的言外之意便是:不值得十分恐惧,在神灵的 护佑下是可以战胜鬼魔的。第三类是门牌,绘制各种神鬼之门,当然神门精鬼门简这是必然的。第四类是还债牌。纳西语称其为“趣课”,将偿还鬼怪与自然的动物与物品绘于其上,意为将这些被人们捕杀了的动物归还给自然神,向自然神谢罪。第五类便是诅咒牌,是诅咒仇人倒霉的巫术木牌。
     
  木牌画作为一种宗教绘画,有一定的定式,绘制者不得随意增减。如有不符合这些基本定式者,绘制者将被看作是不懂规矩,是低下的东巴祭司。木牌画的基本定式主要表现在牌头,凡神牌,牌顶都需有较美观的详云图案装饰,绘有日月星辰、风云雷电等图形,于木牌的正位绘上该牌的主要角色_____某一位大神。有的神牌顶部,绘有白海螺、法轮、净水壶等东巴教中的八种宝物,此类木牌主于求福仪式。神牌中有一类属战神牌,绘有作战勇猛,能降服各种鬼魔护法神。鬼牌多做成平顶,代表牌中鬼魔居于地下。上部绘以 象征阻击鬼怪的木栅栏,绘以分清人鬼的卢、沈两位大神,其用意自然是 严防鬼魔侵挠人间。仇人木牌,无任何装饰,突出了仇人的巨嘴利牙,目的是告诫人们,谨防被其咬伤。
    
  木牌画有较高的艺术性,特别是在原始艺术领域,堪与非洲原始木雕媲美。最为显著的特点,便是洒脱自然、古扑稚拙,毫无粉饰造作之感。多数木牌都是前匆忙绘制。用后,鬼牌则被捣毁,神牌也多插于野外祭场不再过问。再用则再绘。画师们往往信手挥舞,不打草稿,一气呵成。祭祀主人又殷勤待以酒肉,在酒力相助下,笔下生花的力作层出不穷。

来源:束河古镇网 日期:2007-8-7

关于〖木牌画〗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