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束河资讯 >> 束河时光 >> 正文
  束河 就这样偷走了我的心
 
关键词:丽江,束河,时光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到远方去,到那个远方去。”这声音时不时在我心里响着。
   “高大的藏人在拥挤的人群中夺路先行,披着蘑菇状羊毛毡的普米族村民故意使篮子里的蔓箐叶一闪一闪的,纳西族妇女狂乱地在任性的顾客后面追赶。”顾彼得在《被遗失的王国》中是这么描写丽江的集市的。于是,丽江四方街热闹的街影便夜夜在我梦中闪现,那一声声到远方去的呼唤也日日在心头荡起。
  飞越了千山万水,终站在大研镇口的古老水车下,看着挤挤挨挨的蜂拥人流,我有点茫然:这会是我魂里梦里常相思的丽江吗?街心巷道,虽有温润光滑的石条铺地,却听不到悠悠的马铃声声;穿城水渠,虽清流潺潺,水草飘摇,却不见一个洗衣妇的彩色身影;虽然纳西族导游穿戴的确是民族特色的“披星戴月”服,商铺中悬挂的羊毛披肩上织着的确是东巴文字,翻砂仿古的一串串马铃上铸的确是大鹏鸟图案,深夜酒吧里以率性歌舞在招引生意的确是少数民族的小伙子,然这一切表象,还是使我怅然若失:丽江,这个茶马古道上热闹而古朴,繁华而神秘的镇子是实实在在地离我们远去了,远去了。遍城找不着一个炉火四溅的铜器铺子,遍城找不着一个水汽氤氲的豆腐作坊,偌大一个古城,连袅袅的炊烟也难得一见。满眼都是商铺,满街更是游人,或疲惫,或轻松,挤挤挨挨,喧嚣热闹。这个仿佛已经变成小商品城的镇子可不是我梦中的丽江?
  还算好,午夜一点,当喧嚣人流散去,我走进一家的茶楼,在这老房子的二楼小憩,泯一口普洱茶,尝一块丽江糍粑,看窗外的月色在街道的石条上泛着清冷的辉光,听溶溶雪水在黑幽幽的水渠中细声地流,寂寂中仿佛时光停滞。偶有凉面的冷风吹醒我的遐思,又闻到老旧墙壁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烟霉味,还有间或从底楼传来木门旋转的吱吱声:我才感受到了些许丽江的古意。
  幸亏还有束河在,这是一个离丽江四公里远的小镇。一个有点破,有点旧,甚至还可能有些穷的镇子。然而正是这个原汁原味的镇子,却让我实实在在地触摸到不少茶马古道的印迹。


  束河和丽江一样,因水孕育,由水滋养,但比之于“逆流而聚,顺流则散”的丽江水,束河的水又少了点严谨规范,多了些生动活泼。束河人崇尚自然,房屋随山而建,临水而修。溪渠时而弯,时而直,溪流时而急,时而缓:古朴的房舍和道路始终与清清溪流相随,走几步便有石阶或石板伸入水中,清冽的雪水跨过石板便成片片雪白,自引得不少游人伸足入水,醉在一片清凉里。一望眼,又见几只装了西瓜和啤酒瓶的篮子在冰冰的清波里摇曳,霎那间,不禁想起童年的夏日,大人们把糖水瓶子吊放深井做冰糖水的情景,那冰爽爽的甜即刻便在心底漾了开来。
  束河的小巷曲折蜿转,两旁青砖飞檐的房舍在阳光的映照下,有的古朴明朗,有的深邃幽暗。凝眸凹缺的门槛、凋落的油漆,这些被岁月剥蚀的痕迹,在光和影的交替中,恍如隔世。推开厚实的半掩着的木门,扑入眼帘的是满院的绿,似凝固又如在流动。各样的尚未成熟的青果隐藏在浓荫之中,几枝硕大的粉红的月季寂寥地开着,猫和狗慵懒地卧着。有阳光斜射下来,纳西族老奶奶安闲地坐在屋檐下,她在拨弄一篮子刚从后山采下的蘑菇:如蛋黄般耀眼的蛋黄菌,状似馒头的馒头菇,泛着古旧青铜光泽的铜绿菌——日暮时分,炒上一盘,坐在树下花间,慢慢嚼来,那是一种怎样简单澄澈的生活啊?

 


  漫步束河的小巷,吸引你目光的还有各样的客栈、茶馆和店铺,它们如散落的珠子,总会在徜徉中不经意地给你一份喜悦。坐在那家挂着“看书聊天发呆做梦”木牌的茶馆里,装作优雅的样子,一手持杯,一手翻书,眼却落到窗外流动的白云上了。只觉得那一刻时光的河流凝固了,风也停止了它的叹息。我最记念的是一家没有店名也不大像店的铺子,门面窄窄的,里面的四合院却极宽敞。房子很旧,灰砖土墙的,很少修饰,尽显沧桑。同样沧桑的是铺子里挂着的大大小小的铜质马铃,和满院散落的已经发黑的各式木质水瓢。我当然经不起诱惑,喜悦中精心挑了一串马铃,还遐想着要让这曾在茶马古道上清越悠扬地响着的声音也在江南的小院里飘荡呢。又翻上翻下地选了一只水瓢,这只重得沉手的水瓢,焦黑、厚实、粗糙,你很难用“漂亮或精致”去形容它,但我知道,它的每一块纹路里都隐存着我想要寻找的生活的气息。
  坐在历经八百年风雨的青龙桥上,看蓝天如洗,看浮云悠然,看日影渐去,与时光默默相视。唯愿穿过街巷而来的风,在我的眉心印下束河的印记。

来源:网络 日期:2011/3/17

关于〖束河 就这样偷走了我的心〗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