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束河资讯 >> 束河时光 >> 正文
  束河——桃源境界之束河而居
 
关键词:丽江,束河,时光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云南的天,蓝得魅惑且彻底。多年来,总想独自去天的尽头,如同飞鸟那样的迁徒。沉默而婉转的追寻。问苍穹要一个生活的别处,那个别处有我念念不忘的幸福和宁静。

    束河而居,心情柔软,仿佛随时都有大把时光可供挥霍。生活于是如此沉静、温暖,慵懒不成章节。时而仰首,云朵在天上,大片飘移,如迁徒的鸟群。书上说风生云动,或许,就是这样的天空。我总是在明朗的六点钟清晨醒来,看阳光透过房顶玻璃在屋内投出明亮的光线,看灰尘飞舞在其中,看云一朵朵游移过天空,看得时间就这样一点点逝去了。

    总是很喜欢那些如古井藻轮一样沧桑感十足的地方,每道勒口都有百年千年的过往,抚摸它们,仿佛可以触到岁月后那些凋谢的风景和年轮。想起从前,一个人,总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曾经很想一个人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在《鸟鸟鸟》的文章里写过我对茶马古道的幻想,而束河,就是茶马古道保存最完好的古老重镇。如今,它在我的脚下,已经古老到无声,无声到山川都变荒芜。所以在束河,我更愿意静默而坐,哪怕随时光一起坐化。这样的日子,心脉恒定。

    束河而居,处处有意料之外的惊喜。我喜欢很多民族的东西,例如衣服,兼具民族与传统、厚重与轻灵等不同美感,印染和刺绣,色彩绚丽,花纹深远,处处藏着民族里的灵气和精魂。至于客栈,更是别具风格,一段枝丫横飞的枯枝也能做也别具风格的吊灯,猪槽更是被利用到了极致,茶几、洗手池、花槽、门牌,到处都有它的影子。这些冷漠无灵的物体,就这样在不同性情的人手里被赋以了灵性,“目眯尘沙,心疲计算,欲有之而有所不暇”,既然红尘眯了目,疲了心,何不遁入束河,给自己足够的闲情和闲心,将这俗世生活也酝酿如陈酒,不饮亦芬芳。若来年你亦有闲暇,何妨遁入此间,一杯清茶也来惯看束河之春花谢了春红。

    束河而居,有无尽曲折婉转的小巷可以漫走。巷子伴着河水,沿巷零落了各样的客栈,店铺,茶馆、酒吧,以及其它,都有别具一格的装修和情调,有时会在某个有动听音乐的店铺里站上半晌,不说话,静静地看那些琳琅满目的东西,心情多么虚括。此刻,你若遇见我,是否会有萍水相逢的一笑?最喜欢的,自然是那些卖布帛的店铺,到处悬挂随风起伏的布帛,有张扬到极致的色彩,怎么能不放肆呢?既然有这样厚重古朴的建筑当背景,所以再怎么大张旗鼓、绚丽繁华的点缀和张扬,都不觉过份。这世间,过于厚重的沧桑和古老,如同松赞林寺里那些黑幡上描绘的大金大红,太过清淡的点缀又如何压得住阵脚?只是,这样极致奔礴的色彩中间,还需要一些必不可少的过渡和调合,那就是植物。

    纳西人家爱养兰,素雅、高洁、名品不少。以前总认为这并不是一种适合平民来种养和观赏的花,因着它的娇贵、不易侍弄,以及花中的盛名。然而在丽江和束河,这种印象似乎变得不可理喻,因着这里不管是达官贵贾,还是白丁俗子,都养兰,不管是名品还是最普通的兰种,每个院子里都有那么几盆。幽梦影中说,兰令人幽,幽而静,静而潜心,所以纳西人的从容,到底还是有些根由。


来源:豆瓣网 日期:2010-12-31

关于〖束河——桃源境界之束河而居〗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