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丽江束河古镇网 >> 束河资讯 >> 束河文摘 >> 正文
  丽江的气质
 
关键词:束河,文摘 浏览次数:         ★★★ 加入收藏收藏 打印此文打印 

    读城如读人,过目不忘的是气质。

    丽江,滇西北的一座小城。匆匆一瞥,这座静卧于云天之外的小城,就不由分说地走进了我的记忆和梦境。

    其实丽江简洁而单纯,只需几个词就可以概括:一江一山一湖一文。江是金沙江,城是丽江古城,山是玉龙雪山,湖是轳沽湖,还有就是纳西的东巴文化了。丽江的气质,便藏匿在这山水城池之间,并在其间游走和弥漫。

    素色是丽江给人的第一感觉。丽江宛若一位素面朝天的美人,虽不施粉黛,但那种纯净而质朴的神韵,却让人产生惊鸿一瞥的感觉,从此便在心底烙下印记,再也无法抹平。檐角相连,巷陌曲折的古城,不见现代的华丽铺张,几乎全由黑与白两种颜色构成。登上狮子山俯视,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古城如此,村庄和山水亦如此。远处是闪烁着雪光的玉龙雪山,中景是灰色的山影,近景则是村庄或古城乌黑的屋瓦,以及若有若无,或隐或现,时曲时直的炊烟,拙朴而厚重。

    说到素色,不能不说丽江的水。无论是玉龙山下的白水河还是黑水河,抑或是环绕丽江古城的玉水河,清澈透明纯净得令人心颤。此时我想,纯净的丽江水,更像一个纯情少女无瑕的梦境。河床摇曳的绿色水草,自在游弋的各色小鱼,便是梦中的情节与场景。

    但素色的丽江并不单调,反而有种无边的意境。其实,并非五颜六色才能表现丰富,有时单纯,比如素色,有着更宏大的想象空间。就像中国古典诗词,虽惜字如金,但其意境远胜于鸿篇巨制。素色丽江清纯可人,俨然一首古典诗词或一幅中国山水,诗里画外,是我们无法言喻的悠远和隽永。

    丽江又是闲适的。走进丽江,我感觉走进了老庄的旷世与逍遥,曾经的困扰与纷争遁然不见踪影。她的温婉平和,它的随意安静,令人身不由己陷进了一种温柔的氤氲,浑然不知今昔是何年。而尘世的喧嚣,生活的挤压,情感的纠缠,皆消弭在温暖、安逸与抚爱之中。

    丽江分明就是一个幸福的巢。这种感觉在大研古城特别强烈。古城五花石铺就的街巷,已经没有茶马古道往昔的喧嚣,尽管街巷两旁的店铺依旧热闹,却抵不住怀旧的诱惑在心底弥漫。如果不仔细分辨,还真以为陷进了江南的某个古镇——河道密布,小桥流水。同样如果不是檐下若明若暗、若隐若现的红灯笼,又使丽江有了欧洲小镇的格调和风味。有小桥流水轻柳垂拂,有酒吧与咖啡屋的丽江,俨然一座既古典又现代,既中国又带点欧味的悠远古城。

    丽江是适宜独处的。尽管纵横交错的巷陌,四季都被来自五湖四海的热闹所充斥,但丽江终归适宜一个人品味。她就像一部用蝇头小楷写就的线装书,一目十行你压根体会不到她的内涵,只有夜深人静,就着摇曳的灯火,从上至下,从右到左,每个章节,每一个段落,每一个词句,甚至每个标点,仔细咀嚼,反复把玩。你才能参悟丽江那种浸入骨髓的旷达与闲适。

    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甚至已经渗透丽江的街巷。丽江城以最著名的四方街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纵横交错就像一个棋局,黑白之间下了一代又一代,没有开始,不见结束。下棋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民族。棋也不是博弈,而是在棋局中闲庭信步。曲折幽深的小巷,便是棋行的通道。行走在曲折的巷道,往往一阵来无影去无踪的轻风从深处游来,仿佛若有若无的脚步,徐缓如小城风平浪静的岁月。这种意境和气质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它是在时间的打磨与浸润中逐渐成形。

    素色丽江不仅闲适,就像街头巷尾纳西民居屋檐下一脸慈祥、满面沧桑的纳西老人,幸福而自得地含饴弄孙。人世间的风风雨雨早已淡定,功利和争执已经很难在他们心底泛起一丝波澜。这种闲适可以理解为经历风雨后的一种超然,也可以理解为与世无争中蕴含的一种豁达。殊不知,从容、大度与开放正是丽江气质中最迷人的元素。

    不过丽江的大度与开放,最初或许源于无奈。这个地处滇西北的边陲小镇,它的生存环境并非今天所呈现的那般祥和安然与随意。几百年来,它北有慓悍的吐蕃,南有强大的大理古国。在这个狭小的经纬之间,丽江要生存发展,除了奋发图强,除了坚韧忍耐,还得有一种超越自身民族的心态,以及接受外民族一切优秀文化的气度。

    丽江做到了这一点,所以生存繁衍下来了。纳西妇女背上的七星伴月图案,传递给我们的就是这种信息。她们以一种披星戴月的勤劳与艰辛,打理着脚下这片乡土。纳西妇女的坚强与辛劳,即便在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也是出类拔萃的。她们视青蛙为图腾,背上的皮毯,图案就是青蛙状。因为在众多动物中,青蛙以繁殖力强而著称,纳西人希望自己的女人也像这青蛙一样,繁衍出一代代纳西子孙,从而让自己的民族繁荣强大,生生不息。

    经历苦难的民族更知道珍惜,经历苦难也更知道用包容心去看待并接受一切。在云南诸民族中,甚至在中国诸民族中,纳西人的包容心让人心生钦佩。这种包容,由最初的被迫变成了今天的习惯,并体现在人与物的诸多细节中。比如,丽江虽为古城,但无论大研,无论束河抑或其他叫作城的地方,与别的城不同,都没有城墙。丽江是不设防的,它以一种自信,也是开放的姿态,永远为本民族子民同时也为外来民族敞开,一任你来来往往。而没有了高墙厚砖的遮蔽,丽江通透着,始终洋溢着阳光的气息。

    不设防的丽江不仅城池洞开,不设防的丽江,还有纳西民族不设防的文化心态。纳西人虽处边远之地,但纳西人并不保守。以宗教为例,纳西人有自己的东巴教,但并不排斥佛教与基督教以及其他教派。各种信仰在这里和谐相处,共生共荣。于是,不同的文化得以在此或游走或穿梭。事实证明,这种包容与大度,非但没有湮没民族特性,反而在吸取其他民族文化结晶的基础上,形成了博大精深的东巴文化与纳西古乐,它们当仁不让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文化史上的一朵奇葩。

    于是,一个长久难以释怀的谜团也迎刃而解。为什么几百年前,丽江就成为茶马古道上最繁荣的集市?是商贾云集促成了丽江的开放与包容,还是丽江的开放与包容,成就了往昔的繁华盛况?或者是两者的互动,共同造就了丽江的盛世佳话?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这里有白沙细乐,也有汉人的井边小曲,这里走过孔雀王国的苦行僧,同样扭动过强烈的波斯国肚皮舞。丽江就是丽江,只要你有愿望与需求,这里就是展示的舞台。就像今天,小桥流水杨柳依依,红灯高照茶香氤氲,在很中国的巷陌之间,酒吧、咖啡馆可以很协调地穿插其间。你可以悠然地品味着普洱,你也可以很小资地捏着高脚杯,全然以一种局外人的散漫,观铺外来来往往的风景。丽江是包容的,以至于任何生活方式她都可以接受,并有能力把它变得温婉、绵长、悠远,与这座小城的气质很默契地糅合在一起,没有任何生分与别扭。

    我佩服丽江的伟力,从心底。

 

来源:赣南日报 日期:2007-3-11

关于〖丽江的气质〗的最新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束河古镇网-玉龙雪山下的清泉古镇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Copyright ©2007-2010 shuhe.net,All Rights Reserved